欢迎来到梦工厂教育官方网站

咨询热线
028-86181833

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动态

并列结构省略谓语——SAT阅读中磨人的小妖精

2018.12.10

SAT阅读是一个神奇的世界,在这个世界里,考生会像宝可梦探险寻宝一样,在文学、社科、历史、科技等领域翻越重重障碍,寻求一个一个答案和谜底。


然而,在这样的探险的道路上,总会有人不想让你一帆风顺。他们放出一些磨人的小妖精,把一根一根的丝线绕成五彩的线团,缠住你的mind, 给你在思维跋涉的道路上放置一些让你生气的障碍。


比如,我们来看这么一个例子。

这篇阅读选自1791年托马斯·潘恩的《人权论》。



看到这里的同学要郁闷了,你先人板板,这个nor he me是什么鬼?



实际上,这个nor he me, 代表的是SAT阅读中一大类的现象,叫做“并列结构省略谓语”,是“有话不好好说”当中非常不可爱的一种,特别容易出现在名人身上。这句话,其实说完整了,就是

… I might be assured I had not misunderstood him, nor he had misunderstood me.


看,这多清楚?但人家就是不这么说。因为nor前后是并列结构,所以nor后面的谓语had misunderstood就被强行省掉了!


SAT阅读的选题者出于一贯的恶趣味,坚持要把这一类硌应人的句子选进阅读题,大概是因为如果不设置一点小小的障碍的话,岂非人人都能得高分?这多不和谐。



说起“并列结构省略谓语”这种恶趣味的起源,那叫一个源远流长。早在16世纪的弗朗西斯·火腿同学,在他极其著名的小品文《论读书》当中,就使用过这一技巧。


在这个例子当中,两个分号后面的两个句子全都悲惨地没有谓语——不是真没有,而是被恶趣味地省掉了。这三句话要是说全了,其实应该是:

Reading maketh a full man; conference maketh a ready man; and writing maketh an exact man.


不过要真改的话,火腿同学一定会第一时间从西敏寺的墓地跳出来抗议:改成这样,跟一众俗人写的句子还有甚么区别?


That’s the point! 这种写法,向来就是名人用来装13的利器,用来显示他们的小资产阶级优越感。不信的话,再看下面这个句子。



这是美国著名作家Eudora Welty在她的小说《德尔塔婚礼》中的一句话。有没有发现最后那个tail和out之间很别扭,从而导致整个句子的后半部分读起来很讨厌?


要是你能在五秒之内看出来作者在tail和out之间故意省了个谓语动词grew的话,恭喜你,这个语言点你过关了,遇到这种问题不会再被坑死。由此总结,我们在对他们这种恶趣味嗤之以鼻的同时,也必须擦亮眼睛,时刻准备着在SAT阅读中将其一眼看穿。喜欢小妖精不是你的错,被她磨死就不对了。


懂了这个道理,也不能光说不练。下面我们再来看一道SAT阅读题。这是篇对比阅读,其中passage 1选自美国参议员Everett Dirksen于1964年在国会参议院发表的演讲。



划紫红色下划线的部分……都看出来了吧?这是一个并列结构的后半部分。而分隔前后部分的连接词,就是下划线开始前的那个and.


这时候,眼神好的同学都瞧出来了吧,measure和enacted之间,”should be”被华丽丽地省略掉了。由此可见,只要我们脑子里能绷紧这根弦,对这些名人放出来的小妖精保持高度的警惕,定然能在第一时间识破它们,降低SAT阅读中的挫折感和失败感,在跟College Board这个垃圾公司的斗争中取得最终的、必然的胜利。